清明累世 又丧又甜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和您比起来,我的痛苦算得了什么呢?世人苦不堪言,痛苦面目狰狞,您从荆棘沙地上开出玫瑰,已经足够令人惊喜了。」

反复经历狂喜和悲痛

我没有抑郁 只是很难开心起来

觉得BE是一种凄美惨烈的永恒 并且现实性更加浓厚
不意味着HE是上述评价的反面 事实上 两位一体同样适用于此

只有封了棺的死才是死亡

冬天快到了。用利刃剖开自己、身体四处漏风的季节终于要到了。

我倒是不怎么期待被满足 过于轻飘的快乐足以压迫我的神经 然后发出尖锐的痛呼

我发现了我的懦弱 卑鄙和自私 我乐于主动示好 浅尝辄止 目的性明确而又不求回应 置他人想法于不闻 我不愿交付感情 因为交出心意味着受伤的风险 我习惯逃避 退缩 一无所有 因为即使拥有全世界仍然握不住任何事物 习惯性地一无所有

我不愿让她看到我的动摇 灰暗 失魂落魄 她眼中的我必须是清醒 坚定又自如的 否则我的意义就会全盘崩溃 我并不拥有她 我受她支配 她的目光为我镀上金身 从此无所不能

梦里大声哭泣 摇尾乞怜地讨要一个拥抱 可是被冻醒之后 一切都消失在秋日暝寂的清晨
来生就做一只野猫吧 在你家楼下徘徊 围着你喵喵叫 然后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