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累世 又丧又甜

见喜

深冬某日,闲暇唠嗑,跳哥问:你有没有觉得冬天的生活特别精致?
什么算精致?
就是特别有计划,能定心,专注做一件事。
我说是有点这种感觉,但是我太怕冷了,抖抖索索裹着被子连手都不愿伸出来。
跳哥其实不叫这个,有大名,叫周自横。后来还叫山什么的,我记得自己开玩笑“特别养生”。
过了惊蛰,就是春分。再过了这阵降温,春天就要真的来了。
晚上躺上床入睡之前,我对自己默念,不真诚是可耻的,浪费时间是可耻的,麻烦别人更是可耻的。

愿,各走各自光辉灿烂的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