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累世 又丧又甜

未知苦处

遇上方知现实荒谬 借小说麻醉逃避 有用?无用?
哲学其实多少掺着献身精神 就是知道深渊在那 你也得头也不回 或一步三回头地向它走去
悲天悯人 途中摧折 若压不断挺拔脊梁 一副健康躯体 父母便没有白给 一个无垢灵魂 便没有白白来世上一遭

垂死梦中惊坐起 磕一粒复方草珊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