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累世 又丧又甜

不喜不悲

一失手把qq本地记录删了 心惊了一瞬 又想 其实也没所谓
大部分事情都是这样 开始心惊胆战 狂喜悲痛 到麻木平淡 人的适应能力很优秀 心脏像一块吸饱水分的海绵 沉甸甸
听节哲学课 说人的必然性是下坠 文明是为了抵抗这种坠落 换个词叫堕落
从前心怀希望为一个目标去努力 以为过了许许多多的坎 就能活在不死的美梦里 没有时时刻刻想要放弃一切的念头
现在明白 许许多多的坎后是更多的坎 这苦苦挣扎的世间 只能中场休息 不能停止
而这些话 有时候是没办法对太熟的人说的 熟悉过了头就多了没必要的了解 相对诉苦的话 反而会让彼此尴尬
可是憋着 又太落寞
梦中总是在逃跑 不停地逃脱身后怪物或幽灵的追捕 现实中 也一样 只不过没有在做梦
突然懂了那些用自身生命要挟他人的可怜人
有天在梦中 我问 明天你还来吗
不知名的模糊面容没有回答我 我醒悟道 这是句废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