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累世 又丧又甜

有些生理反应很难控制 比如书中写过千万遍的 耳中轰鸣 眼神乱飘 才知道人根本独特不起来 是比谁敏锐到细枝末节都一一体味 才知道十年光阴流转 结果白活一场 反添了酸腐非气 和一颗动辄落泪的玻璃心脏
故人都远走,这江山,近来不似旧温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