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累世 又丧又甜

曾经一意孤行蒙住眼睛觉得各人有各人的天命 不必拘束言行 无人关照许久 竟然被请求都会觉得愉悦
消失掉感官 所有必经之路也不会消失
忙碌间隙一直在回头看 值日穿过漫长的走道去水房 暑气蒸晴日 天蓝得沉醉 玫瑰色的云一团团暗下来 美而不自知
忽然就懂了仙仙 去年那个夏天拍晨昏时分的天空给我的所思所念 盛景之下 人通常是渺小而惶恐 或轻飘而和平的
“就算天涯途上尽是客 也会用力陪住你”
时至今日 早已不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