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累世 又丧又甜

琐碎

长久相处、始终被注视着的那种倦怠是什么?油然而生,无法被证实,惊惶无措,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彻底消失。

一格格蹦蹦跳跳下阶梯,小拇指勾着的伞挡住校准的视线,于是身体自然前倾。一个活泼又生动的姿态。

她昂起头朝我走过来,目光直直与我的视线交汇,不偏不倚不避不闪。那真的是昏暗走廊里突然亮起的一道光。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