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累世 又丧又甜

最近磕的Newt和毒液的共性是 直率 天真 疯狂和美丽 前者更为圆滑或者说模糊

像每晚都会做的那种最深最沉的黑甜梦境 我的梦境里没有恐惧 快乐到忍不住笑出声来 大部分是阴沉沉的天空 哪怕梦到趴在洗手池边呕出血液和内脏碎片 那黑红色也是温暖的

凌晨惊醒 挂在床栏上的风衣搭扣撞击地面 被突如其来的恐惧摄住不敢动弹 直到抱住软乎乎的鲸鱼有了困意

越来越想起那些散漫的意念和安全感 也许是太不如意 也许一生都要这样过下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