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累世 又丧又甜

念头

发质越来越硬 从及腰发剪到短发过了三年 几日热了 脑后扎起一个小辫 绮看着就手痒 说“像在揉刺猬”
有时候并不是因为热 就是长了 扫在脖子那块儿又痛又痒
身体越来越虚 八百米多是跑不下来了 稍微晚睡和出去玩半天 会头晕 非靠补觉
前些时候思虑过重 一周减重十斤 弓腰对着镜子瞅眼后背 脊柱突起得吓人 骨头一节节的白
这些事情要怎么说 没办法对亲近的人说出口
常想以后就找个人假结婚 在外人面前假意温存 天长地久多出些相互扶持的客气 其实谁和谁都不相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