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累世 又丧又甜

我不适合做感情里的主导者:经过多年教育和自主领悟,我学会调整自己配合他人以建立彼此舒适的相处方式,在特定的情景下做出特定的举动维持“高情商”的人设。如果让我来搭建一个供至少两人生存的空间,我会把事情搞砸——要么狭隘到只容得下自己一个人,要么无限放大到随便谁都可以。事实上,我仍然是那个鼓起勇气伸出手、遇到一点可能遭受挫折的暗示就唰地缩回手假装没有尝试过的小孩,仿佛这样可以给我一点安慰。好在现在,我不会假装成牛奶味的贴心小天使了。

评论